信息动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信息动态

江铃控股混改,一场多方合力的“阳谋”

发布时间 :2019-08-30 点击浏览: 47 次

一周以来,关于江铃控股混改的报道、评论很多,至今仍余音袅袅。作为国内首例央企、地方国企和民营企业混改案例,仔细品读,该案例有颇多令人惊叹,且耐人寻味之处。

8月16日,江西南昌,江铃集团、长安汽车、爱驰汽车合资合作发布仪式举行。根据协议内容,新的江铃控股由爱驰汽车、江铃集团、长安汽车以50:25:25的股比重组而成。

null

对于这次混改,来自官方的声音可谓整齐划一。

江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苏区办副主任温俊杰指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势在必行。三方的混改案例对于持续深化全省国企改革具有重要的示范和指导作用。”

江铃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江铃控股董事长邱天高表示:“本次合作的达成,标志着公司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通过此次重组,江铃引进资金、引进技术、引进人才、引进新思维,转变机制、体制,实现了产品、品牌双丰收。”

长安汽车董事长张宝林表示,在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驱动下,“新四化”浪潮促进了汽车上下游产业链之间、车企与业内及跨界类伙伴的资源整合,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和产业业态。他认为,三方重组后的合资公司,将为新时代下中国汽车企业在深化国企改革、产业合作方面,提供先行经验和成功样本。

爱驰联席总裁、江铃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徐骏认为,“此次混改不仅可以盘活原有的地方国企,还能引入创新的思维,对产品和后续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支持。”

在媒体报道中,与官方表态高度一致,主流声音认为,这是一场多赢的合作。在路由社看来,这其实是一场多方合力的“阳谋”。

前无先例

近些年,国企改革是大势所趋,其中包括引入各类社会资本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即俗称的“混改”。

据国资委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央企业各级子企业,包含98家中央企业集团公司完成公司制改制。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企业引进各类社会资本实现了混合所有制。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混改,国企通过资本市场融得了大量资金。据国资委初步统计,2017年中央企业新增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超过700户,通过资本市场引入社会资本超过3386亿元。

在混改大潮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中国联通的范例。2017年8月,中国联通通过定向增发,引入9大战略投资者,包括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与苏宁等民营巨头。

然而,混改大潮波涛汹涌,却始终未波及汽车产业。

2018年12月,国家发改委颁布《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鼓励国有汽车企业与其他类别企业强强联合,发挥各自优势和特点,打造富有竞争力、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汽车企业集团。

此时,正在酝酿中的江铃控股混改,开始浮出水面。

null

2018年6月,徐骏应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付强之邀加盟,出任联席总裁,其重要使命之一即是帮爱驰汽车拿到生产资质。6月7日,二人到江西上饶与邱天高会面,此后又与市领导面谈,由此开启了江铃控股混改的大幕。

那么,作为被混改的主角,江铃控股的前世如何?当时处于何种状态呢?

2004年,长安汽车与江铃汽车集团共同投资成立江铃控股,各注资10亿元,股权占比为50:50。

经过数年发展,江铃控股旗下拥有江铃汽车、陆风汽车两家整车制造商,但由于对市场变化应对和新产品投入不足的影响,渐渐在市场竞争中落败。在汽车行业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新四化”大潮中,江铃控股更是举步维艰。

数据显示,混改前,江铃控股的资产总额为48.1亿元,而负债总额达30.59亿元,负债率为63.6%。江铃控股急需新的资本介入。

徐骏透露,自双方接触以来,进展一直较为顺利,在关键阶段,江西省领导亲自高位推动,使混改工作取得实质性突破。

今年1月31日,爱驰汽车与江铃控股及其母公司(即长安集团与江铃集团)签署合资合作协议。4月,原江铃控股以存续分立的方式,分拆为江铃投资和江铃控股两家独立公司。江铃汽车划归江铃投资,陆风汽车划归江铃控股。

至于为何如此划分,官方并未明说。如本文标题所示,一定经历了来自地方政府与江铃汽车集团、长安汽车、爱驰汽车的“阳谋”,甚至博弈。而这只是混改大棋的第一步而已。

与此同时,江铃控股在北京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拟通过增资扩股引入1家战略投资者。5月31日,爱驰汽车向北京产权交易所递交《产权受让申请书》,并缴纳保证金3亿元。

6月4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下属合营企业江铃控股拟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增资。本次增资扩股以现金方式进行,爱驰汽车拟增资17.47亿元,其中10亿元计入注册资本,7.47亿元计入资本公积。本次增资完成后,江铃控股的注册资本将由10亿元增至20亿元,爱驰汽车将持有江铃控股50%的股份,长安汽车和江铃汽车集团持有江铃控股的股权比例均由50%稀释到25%。

null

据天眼查显示,7月26日,新江铃控股正式完成工商变更。至此,江铃控股获得新生。

8月16日,在新闻发布会后的采访中,徐骏坦承,这次混改得到了国家相关部委和当地政府的支持。“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他们对这件事情的高度重视,对事业的热爱,他们办事的效率确实超过我的想象。”

后无来者?

自2014年以来,造车新势力风起云涌,达数百家之多。至今,大多数公司或胎死腹中,或中道崩殂。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它们无法跨越资金、资质两道大关,特别是后者。

在这场幸存者游戏中,为了获得入市资格,造车新势力主要分为三派:以前途、云度、合众为代表的“申请派”,以蔚来、小鹏、新特为代表的“代工派”,以威马、天际、理想为代表的“收购派”。

爱驰汽车却另辟蹊径,一举跨跃两道门槛。通过参与混改,不但解决了生产资质问题,还获得了燃油车、混动车的产品线。更重要的是,由于江铃控股有地方政府与国企的背书,对资本市场有更大的吸引力。据徐骏介绍,在发布会的前一天,才想到邀请银行的代表参会。没想到,发布会当天有国内12家银行派重要负责人到场。

在回答为何要走混改,而不是代工或收购资质的问题时,徐骏表示,“很多企业采用购买资质的方式,但我们的想法是两条腿走路比一条腿走路更稳。”他认为,收购模式只是获得了资质,并没有购买目标车企的全资产,可能存在法律风险。

有观点认为,爱驰参与的三方混改模式或将成为样板,成为未来很多企业效仿的模式。付强认为,江铃集团、长安汽车与爱驰汽车间的深入合作,是一次由内而外的创新突破,是基于汽车全价值链的全新探索,为中国汽车行业国企混改提供了良好借鉴。

null

“从国家层面,包括市场层面来说,我们会变成一个先行先试的试点,未来江西省也会把它作为相关的案例做全国性的推广。”徐骏透露,“据我所知,配合项目一块走的小项目同时也在做招商混改,模式会参照我们。”

对于其他行业来说,江铃控股的混改模式也许可以参考,但对于汽车行业而言,恐怕后来者很难借鉴。

可以说,江铃混改在短时间内得以突破性进展,是天时、地利、人和皆备,相辅相成的结果。

首先,来源于对国家汽车产业战略方向的准确把握,是基于对快速变化的市场格局的精准解读。

其次,得益于国家相关部委的支持,特别是江西省领导的高位推动。

最后,更是归功于各方在时代和市场急剧变化时精准的自我剖析和定位,找到解决方案后向着同一个目标推进。

如上种种关键因素,只要缺少一种,恐怕都难以达成正果,其难度可想而知,决非一己之力能够改变。

正如付强所说,“(江铃控股混改)虽然有太多的偶然因素在起作用,但回想起来,关键的必然因素才具有决定性意义。”

文章来源:路由社

上一篇:国企改革中差异化股权设计
下一篇:小米中国建材有靠山?混改+联盟,竟如此高级